<td id="1h83x"></td><p id="1h83x"></p>
      1. 
        
        1. 背景:
          閱讀新聞

          古陶瓷色釉的化學成分及制作方法(下)

          [日期:2009-03-06] 來源:陶瓷信息資源網  作者: [字體: ]

            這種堿金屬釉中加以少量的鉛,或者用鉛代替堿金屬的作法,究竟始自何時何地雖然不得而知,但是早在三千年以前,已經在亞州西邊的美索不達米亞附近開始出現。究竟是由那里東漸經西域而來我國,或是我國獨自發明的,也還沒有得到確切的證明,只知道從漢代以來就已經在我們國內出現了這種作法。例如一般稱為“漢陶”的壺、香爐、盞、房舍、家具的模型和土俑等,上面所施閃有銀光的綠色釉便是。這種釉的成分是在用砂(二氧化硅)約三成、鉛丹(氧化鉛)約七成成所作的釉中加入氧化銅二到三分。根據德入略??藸?安布頓(Ruechker-Embden)氏的分析,略如表12中的漢陶綠釉。這是一種在700~800℃之間便行熔融的低火度釉,與我們今天用作釉上彩的并沒有什么本質的區別?,F在把這種釉和雍正粉彩的綠釉,以及日本有田磁器上的綠釉試比較如表12所示:

          表12 綠 釉 分 析 表

          種類

          成分
           二氧化硅
           氧化鉛
           氧化銅
           三氧化二鐵及鋁
           堿金屬
           合計
           
          漢陶綠釉
           29.91
           65.45
           2.60
           0.81
           0.94
           99.71
           
          日本有田釉上彩
           39.47
           49.25
           4.48
           0.80
           5.68
           99.68
           
          雍正粉彩
           23.20
           70.72
           4.78
           0.91
           0.39
           100.00
           

            漢陶由于其銀色的美麗,雖然早已為人所注意,但實際上并非另外摻加了銀、而是因為釉的腐敗才生出了這樣的顏色(這一點留待最后一章中再詳加解釋)。

            唐三彩的綠以及宋彩瓷中所附的綠,都是與這些綠差不多相同之物。唐三彩的紫紺色釉的基礎雖和綠的相同,然而并不是用銅來著色,用的卻是鈷。宋代磁州窯系統的黑花壺上所著的孔譽綠或土耳其玉青等釉也是由三氧化二鐵生成的顏色。這是由于釉中鉛分少而堿分多,所以青色勝過了綠色。

            即使以含有同等銅分的釉用氧化焰來燒,也會由于釉的主要成分的少許變化而變色。至于其變化結果究竟如何,可以設想,當我們了解到為什么這種顏色極不穩定,而且很難得出所希望的顏色來時,必然會感覺十分有趣,下面就這方面略加以說明。

            方才已經提到過,氧化銅在釉中溶融以后,由于釉的成分不同而產生青、綠之間的各種色調。大致說來,釉中若富于堿金屬便呈青色,如酸性成分較多便呈綠色。而青色較比綠色尤其難能可貴。如果在只用堿性金屬(鈉和鉀)與硅酸作成的釉內,加入氧化銅并燒至1300℃左右時,就會現出像埃及青釉那樣美麗的青色。若是將堿金屬的一部分用鉛來替代,而作成鉛、堿金屬、硅酸三種構成的釉時,其熔度便行下降,成為很好使用的釉。如果鉛分少,就可以現出所謂波斯壺或宋窯的翡翠色或所謂寶石藍等的青色。如果鉛多就成為閃綠色的“孔雀綠釉”。但如果沒有堿金屬而只有鉛和硅酸時,就成為漢陶及唐三彩的綠色。如果釉的鹽基性成分除去堿金屬以外,而以鈣(石灰)或鎂(苦土)為主,成為所謂灰釉或長石釉,其熔度就要高達1200℃以上。這時銅的呈色會成為閃綠的青綠色(近似瓜皮綠)。純堿-硅酸釉較比鉛-硅酸釉的熔解溫度也高。假若坯體不是富于硅酸的,就不會很好地固著在坯體上。硅酸堿金屬釉固然不用說,就是堿金屬較多的釉也容易感受濕氣,例如波斯壺或宋窯的“翡翠釉”壺很少有完整的,而大多數的釉都已經剝落,就是這個緣故。所以不能任意將堿金屬加入釉中。而且即或已將釉的成分作到可以現出青色的程度,但如煅燒過度,堿金屬便行蒸發而自釉中逸出。因此釉中堿的比例減少,結果便轉變為綠色。再有坯體中的鈣、鎂或硅酸,若是因熱而溶于釉中時,釉的青色也會變成綠色。

            這些各種各樣的條件,都起著使氧化銅的呈色較之青色更容易帶有綠色的作用。所以說能夠現出如波斯壺或宋窯一般青色的實在罕見之至。

            將銅綠釉應用到灰釉上去的,像我國的“蘋果綠”及“綠郎窯”等。都是蜚聲世界的瓷器。本來這些用還原焰去燒銅釉,目的是想使它現出紅色,但因誤被氧化,銅變成氧化銅,所以釉的大部分或全部都現出了綠色。在西洋都把這種綠色看得比紅色還寶貴。其實所謂蘋果在英語中應該是Apple, 可是根據英國有名的中國陶瓷學者霍布森(Hobson)氏的說法,以及他所著的圖錄來看,他們所謂的“Apple-green”并非指的“蘋果綠”,而是下面所說的用低火度燒成的綠瓷。

            康熙末期,蘋果綠的評價很高,因而想出了簡單制作這種色釉的方法。就是在用高火度燒成的開片多的白瓷上面掛以綠色的釉上顏料。雖然可以毫無失誤地制作成功,但像這樣輕而易舉地作成的陶瓷器并沒有什么難能可貴之處。

           

          F.銅的著色及紅釉

            如果用碳多的火焰即還原焰煅燒含有氧化銅(CuO)的釉,這時原來結合于銅的氧之一部分或全部,就與火焰中的碳結合在一起,因而釉中的銅自然變成了氧分比例少的氧化亞銅,或不含氧的純銅。所謂“氧化亞銅”,是由88.8%的銅與11.2%的氧所構成,呈十分美麗的紅色。但若研作細粉,就呈橙色,只有將其溶于釉中時方出紅色。例如埃及第18王朝(紀元前1540~1350)時代的深紅色玻璃,就是用這種氧化亞銅著色的。在我國乃至日本的紅釉中,幾乎看不見氧化亞銅的跡象,而是含有純銅呈一種懸浮狀態。所謂“懸浮狀態”,是一種非常細致的粒子,銅的微粒直徑大約為千分之九毫米左右,近似膠體,顏色與普通金屬狀態時不同。例如普通的金原是金黃色,但在呈膠體狀態時因其粒子之大小而呈赤或紫色。銅的膠體在極細小時呈黃色,稍大就呈紅色,更大些時又呈青色。

            為了使釉現出紅色,所用的銅量需要極少。最好的釉色一般是在含銅0.3~0.5%時出現的。如果超過這個分量,釉色就混濁如火漆一般。假使放入10%左右的銅,就有變成黑色。濃厚的銅在一部分青瓷中,有變作純黑而成為所謂“褐斑青瓷”的。但這種青瓷與正常的褐斑青瓷的黑點有所不同,是在黑色與青瓷色的交界處有已被還原的少量的銅形成紅圈,這一點可以用來區別。如果使用多量的銅,也可以燒出“天目釉”般的黑色釉。

            用銅燒成的紅釉有鈞窯系統的紅紫釉、明代的霽紅以及清代的郎窯紅等。用銅在釉下繪制圖樣而以還原焰燒在的,叫做“釉里紅”。

            關于釉中所加的銅的狀態,著名的陶瓷科學研究者J.W.米勒(Mellor)氏曾作過比較深入的研究,現以他所發表的材料為主,簡要說明如下:

          (1)牛血紅

            郎窯中的代表作品——“牛血紅”在西洋叫做Sang de boeuf,這種釉具有一種強烈的玻璃光澤,鮮艷奪目,真好象人造的紅寶石一般瑰麗。由于釉的垂流痕跡恰似滴血,因而又有“雞血紅”或“豬肝紅”等別稱。若將這種釉的瓷片磨薄放在顯微鏡下觀察,普通都分作五層:第一層無色或稍帶一些綠色,下面緊接著的就是很狹的黃色層(有時也不見)。第三層是比較厚的紅色層,這就是在釉中呈現紅色的主體。第四層是更狹的青色層,最后是無色或稍帶灰色的第五層,再下面便是坯體了。

            談到究竟為什么會生成這樣許多層,我們必須先弄清楚下面這個問題。就是說,如果用強烈的還原焰去燒含有氧化銅的釉時,氧化銅就被還原而變作整個失去氧氣的純銅。假使釉中混有氧化鐵或氧化錫而被還原時,鐵就成為氧化亞鐵,錫就成為氧化亞錫。并且釉中如果混有這些物質,對于銅的還原很有幫助,能夠使其完全還原。這種完全還原的銅在乍溶于釉中時毫無顏色,即如上面所說的第五層一般。但是火焰并不能由始至終地持續其還原性,當釉已完全熔融而銅的還原也已經完全進行時,即或開始使窯冷卻,也會有新鮮空氣進入窯內。這時窯中薪炭的燃燒情況已超過相當的數量,不再像過去那樣大量需要氧氣,因此新進來的空氣中的氧氣并不是全部取之燃燒之用。其中一部分和熱熔的釉接觸,而侵襲在釉面的已經還原的銅,使其再度氧化成為氧化銅,這就是釉的第一層即無色或稍帶一些綠色的表面層。至于為什么有氧化銅而幾乎沒有綠色,這是因為銅量太少不能呈色的綠故。

            這時候火焰的氧氣已將消失,但有一些殘余的氧氣還要向下深入,若遇到銅、鐵或錫便要加以侵襲。由于將鐵或錫氧化而成為氧化物,已失去將還原過的銅再變作氧化銅的力量,只能將銅碎得十分細小,因而銅變成黃色的膠體給釉增加了黃色,這就是第二層。此外,氧氣仍趁其余勢將下面的銅加以粉碎,恰好成為看來像是紅色的粒子,并且還以其一點殘余力量繼續將下面的銅略加粉碎,恰成為現出青色的那般大小,這就是第四層。

            到此為止,新進入的空氣中的氧氣作用已告終。例如氧化亞鐵由于接受了新襲來的氧氣,自身氧化而成三氧化二鐵,作成銅的膠體的紅層,并且起著保護的作用。錫也與此并無兩樣。以上是對紅色釉的制法所作的化學上的解釋。

            這種解釋法和今日所想像的不同之點,在于這種工藝所用的火焰或窯中的空氣,其中氧氣起著極重要的作用。照一般人原來所想的,紅色釉只是靠還原焰生成的,但是據米勒氏的研究,窯中的空氣即火焰最初雖是強烈的還原焰,而到后來卻稍微變成氧化焰,這樣方能最后完成。關于這種解釋有著各式各樣的細節,如果過于詳細反而容易混亂。因此在這里只能略述梗概。附帶提說兩三件有趣的事實。

            假使將已經還原的銅釉驟加冷卻,就會失去發生上述許多現象的時間,因而銅被分散不再變作紅色的膠體,釉也幾乎沒有顏色,或稍帶淺黃色。但若將這種驟然冷卻的釉再放進窯內徐徐加熱,這時再度熔融的釉中的銅被粉碎,使釉變成紅色。如果將釉的表面磨去,只留下緊貼著坯體的無色層(即第五層)而加熱使其溶融,殘留下來的釉仍會變成紅色。若是釉具有充分的厚度,仍然可以很明顯地變成和以前同樣的五層。因為火焰中的氧氣照樣同以前一般,是對釉中已還原的銅起著作用的。

            郎窯的盆或花瓶的口邊,普通都沒有紅色而呈白色,并且在花瓶的頭部等掛釉較薄的地主,往往多有顏色很淺而略帶白色的(即文物界所謂“脫口”)這是因為釉已經流得很薄,其中銅的一部分由于高熱而變作氣體從釉中外逸。后來在最后完成時進入的空氣里的氧氣,將釉中僅存的銅全部氧化,所以第一層十分發達,只是因為銅分少而顏色較淺,幾乎很難用眼睛感覺到。

          (2)桃花片與豇豆紅

            這是與郎窯牛血紅的深紅色相反,而呈一種幽倩的淺紅色,恰似朝霞里的桃花一般幽雅的色釉,普通叫它作“桃花片”,或“海棠紅”、“豇豆紅”等等。在西洋名之為“peach- bloom”,可以說是為數極多的紅釉中最為珍貴的一種。就連在陶瓷工藝技術上號稱空前的康熙名工,也認為制作桃花片是一件很困難的工作。施掛這種色釉的器物為數不多,形狀也比較小,只限于筆洗、小瓶等一類的作品。

            如果仔細觀察桃花片,就會發現它并不只限于一種顏色,而是在紫色朦朧的淺桃色中有深桃色的斑點密集著,或者一部分呈深桃色,逐漸暈散為淺桃色的部分。并且因品物之不同而在桃色以外一部分微帶綠色或黃色。這種釉調歷來都把它當作郎窯的一種,而且是極其微妙的窯變之物。但若仔細加以研究,其作法是與郎窯紅截然不同的。在顯微鏡下面看來,在某些部分雖也像牛血紅釉那樣具有五種色層,然而并不似郎窯那般層次分明。仔細觀察其淺綠色部分,以表面的第一層與最后的第四層比較發達,而第三層比較缺乏或僅僅殘留著一些痕跡。在深桃色的斑點密集所在,其第三層非常發達,散布著紅色的斑點。若觀察其深綠色的斑點部分,固然可以看了是由氧化銅著色而成,但其中也有的是含著金屬銅的。

            缺乏桃色而呈淺綠或淺黃綠的部分,是因為銅接近釉的表面,或者非常淡薄地散在釉內,于是最后完成時進來的少許空氣中氧氣將銅大部分加以氧化,所以無色或稍帶綠色的第一層便直接與第四層(即由比較大的膠體粒子組成的青色)相連在一起。在這種情況下,若是釉中含有鐵分,就變成三氧化二鐵而使釉色稍帶一些黃色。另外在某些部分由于銅的分布狀況很適當,銅很少在釉的表面而大多散在中間,因此即使完成上所用的氧氣是在這時候進來,也失掉了氧化的力量,只能將已被還原的銅粉碎,變成能夠呈紅色的那樣大小。至于深綠色部分,是由于分散的銅膠體多數密集在表面并且凝固,當完成時被進來的氧氣所氧化,變作氧化銅而熔于釉內,所以將釉染成了綠色。假使這里的氧氣不充分,就會使一部分已經凝固的銅得不到氧化,而以金屬銅的因有狀態殘留在富有綠色的氧化銅釉內。換句話說,桃花片雖然也是和郎窯紅基于同樣原理而產生的,但在這里的銅分并非一致地散布在釉內,而是在各層各部分或濃或淡地錯綜分布著。像這樣使銅分復雜地分布,是需要非常繁瑣的工序的。

            銅一般在燒到800℃以上的溫度時,就有著容易揮發的性質。我國的陶瓷工人非常善于利用這種特征,先將性質不同的釉掛上兩三層,在最底下掛的是專門挑選的比較難熔的釉,并且使其含有銅分。表面上所掛的是比較易熔的釉,在其中混入少許像錫或鐵一類的幫助銅起還原作用的物質(2%以下)。然后加熱至1200℃左右,這時下面的銅便行揮發而浸透至上層,并且被還原。其次又受到氧化的侵襲,因氧氣的強弱、銅的濃淡以及錫、鐵的多少而被氧化,或被粉碎成各種不同的大小,分散在釉中而現出那樣復雜微妙的綠色或桃色。這便是應用了所謂銅分揮發的難以想象的現象。先進行復雜的銅分分布,并用還原焰煅燒,跟著就放進一些富于氧氣的空氣。這種空氣只有放進一點點,而且要巧妙地調節氧氣量,才能夠使非常容易變化的銅色保持美麗的紅色。同時還不能使釉過熔而流下,因此加熱的適當也是要控制得十分有把握才行。就鈞窯和郎窯來說,釉的熔流反而增加了妙趣,然而桃花片卻絕對不能流釉。像這樣一層尚且難以完成的工藝,必須重疊至兩三層方能成功為桃花片,真可以說是巧奪天工了。因而歷來都將桃花片推作銅紅釉中的第一位,并不是沒有道理的。類似如此復雜的工藝,毫不借重于有理論的科學力量,僅憑長期實踐的結果而能有這般了不起的成就,實在不得不令人對我國古代陶瓷工人由衷感到敬佩。

            在桃花片的燒成上固然需要少量的氧化焰,但是如果氧氣超過所需的限度,銅分的大部分就被氧化,而使桃花片的淺桃色部分以及深桃色部分大半變成綠色。其結果變成了桃色與綠色相混,現在所謂“滿身苔點泛于桃花春浪間”的奇趣;或者成為在淺綠色的地上雜有深綠斑點的美麗色釉,即上面所提到過的“蘋果綠”。清人洪北江有詠蘋果綠的詩句說:“綠如春水初生日,紅似朝霞欲上時”,像這樣富有詩意的釉調真是難能可貴。假使不用還原焰而始終用氧化焰來煅燒,銅的膠體便不會生成,從而也不會有膠體的分散和凝固,當然更不會使一部分釉聚有銅分造成的深色斑點。因此只能變作通體一樣的淺綠釉,而難得成功美麗的蘋果綠,這也就是蘋果綠之所以不容易制作的原因。

          (3)鈞紅

            鈞窯的種類很多,釉色是以具有蛋白石光澤的青色為主。在上面雜有紅色乃至紫色,或深、或淺、或呈斑狀、或呈放射狀,其變化真可說是復雜微妙得難以形容。我國古詩中曾有稱贊它為“夕陽紫翠忽成嵐”的詩句,而在西洋學者中間也有所謂“即使是對于陶瓷器毫無興趣的美術愛好者,看見它也會忽然變成了陶瓷愛好者”一類的稱道。構友鈞窯基調的青色,主要是由還原的鐵和多少混在釉中的磷酸所生的乳濁現象組合而生,關于這一點在前面已經詳加說明。其紅色也和“牛血釉”一節里所說的同樣,是由于還原的銅呈膠體狀態進入釉中所致。紫色是由紅色與青色兩者所組成的。紅是銅呈膠體狀態的紅。青是在乳濁現象的青中加銅的膠體,而稍帶一些還原鐵的青色。此外,在紫色釉的表面還有帶暗綠色斑點的,這是因為冷卻時進入的空氣將銅氧化,所以生成和郎窯紅的第一層相仿佛的釉調。而且還有類似由這種膠體的銅色與還原的鐵色,以及蛋白石一樣神秘的青色等復雜組成的溶合兩種釉的產物,使復雜微妙、新鮮奪目的釉色層出不窮,而這些都是必然的結果。

            鈞窯里面時常有和色地不同的呈不規則流動狀的細線,這些叫做“蚯蚓走泥紋”給鈞窯平添了一種美感。其生成方法與黑釉油滴的生成方法大體相似,是在坯體掛釉干燥的過程中釉發生裂隙,然后就這樣去燒成。裂隙雖然被釉流塞,但因為裂隙中早已流進了比較其他部分粘力弱的成分,所以唯獨此處釉的成分多少發生些變化。若是乘其尚未與其他部分的釉充分混合的時候使窯冷卻,就會單獨使此處變成和其他部分不同的顏色。

            鈞窯中還有一種是在具有蛋白石光澤的美麗的淡青色地上現出鮮艷的紫紅斑。這種紫紅斑的生成,一般多有故意加入銅分而使然的,不過也有偶然出現的。因為這種紅色只要極少量的銅就夠了,所以說即使在釉內沒有故意加銅,例如在窯的天井或窯壁乃至鄰近的器物上附有銅分,而其中極少量飛散在這種瓷器上時,也會生成紫紅斑。

            像這樣故意使銅蒸發并使膠體的銅著于器物表面而現出紅色的方法,無論是在我國或日本的古代都很少發現其遺跡,然而在古代波斯的釉內卻是一種普遍應用的方法?,F代作品中用時也會看到用盛著氯化銅液的器物,放在掛白釉的器物旁邊用還原焰煅燒,使銅蒸發而著以紅色的。但是作成的東西和歷來的紅色釉相比,顯得非常淺薄而缺乏深厚的趣味。如果放在顯微鏡下來觀察,就可以發現這種紅色并沒有像在牛血釉中所見到的五層,表面上只有薄薄的一層用銅著成的紅色,再下面就是不含銅的無色釉,而且是直接罩在坯體上的。

          (4)火焰紅

            在清代的銅紅釉中,有一種夾雜著閃青閃紅色的紫色的瑰麗釉色,那種在純紅的顏色上如青紫色煙一樣掛著的,看起來好象是燃燒得極旺盛的火焰,在我國普遍都把它叫作“火焰青”、“火焰紅”或“火里紅”,也有的一概名之為“窯變”的,在西洋大家都稱之為 “Flambe”。這是由于郎窯的窯變而產生的。其紅色和上面所講的同樣,是銅的膠體顏色,閃青的紫色是由銅的膠體青色與乳濁現象的青色以及紅色組成的。

            但這種乳濁現象卻和鈞紅之由于磷酸造成的不同,而是因為釉中生有小的針狀結晶所致。假如在釉中有小的結晶發生,就好象在空中的塵埃與水蒸氣的作用一致,將釉所遇到的光分散而發生乳濁現象,反射出一種特別的青白色來。這種小的結晶在釉中加入錫等物質時最易出現,但在釉中含鋁較少而硅酸多的時候往往也會產生。清代的窯變大約就屬于后者的。所謂“窯變”,有人說是因為還原焰和氧化焰的不同作用,是由還原的銅紅與氧化的氧化銅的青色兩者組成的。這種說法其實是一種無稽之談。如果將窯變的碎瓷片用顯微鏡去觀察,便可以一目了解。其青色部分呈也有只靠氧化銅生成的,然而特別多的卻不是氧化銅,而是極明顯地有著許多小的針狀結晶,這些都起著呈現青色的主要作用。

            現在綜合前面所講的要點如下:

          (一)銅的顏色極不穩定,因燒窯的火焰性質不同而現出綠色或青色,以及各種色調的紅色乃至閃紫色。

          (二)綠色和青色是在用氧化焰在燒含有銅分的釉時現出的顏色,這些都是由釉中所熔的氧化銅變來的。

          (三)青色比較綠色的呈色困難。如釉中堿金屬過多,雖然可以成為青色,但堿金屬多的釉其缺點是抵抗濕氣的力量較弱。

          (四)紅色是由于未化合的銅變作紅色膠體散布釉中而成。

          (五)現出紅色只要少量的銅就夠了。當銅的摻和量在0.5%以下時所出的顏色最好。

          (六)燒成火焰是用還原焰,最后只需要一點點氧化焰。

          (七)最后引進來的還原焰,是在作成紅色膠體上不可缺少的。但如果超過限度,就會使紅褪色而傾向綠色。

          (八)釉內若加入錫或鐵的氧化物,將有助于銅的還原和紅色膠體的生成。

          (九)牛血紅釉中的某些部分,其紅色的銅膠體層幾乎是在同樣地擴展著。

          (十)桃花片的柔和顏色,是因為銅膠體錯綜復雜地散布在釉中而造成的。

          (十一)為制成桃花片,要用性質不同的釉掛上兩三層,在最下面的釉應使其含有銅分,然后加熱揮發而將銅復雜地分布在釉的每一層內。

          (十二)在燒成桃花片的時候,如果氧化焰超過其完成上所需的限度,桃花片將會轉變成蘋果綠。

          (十三)鈞窯的紅色是由銅膠體生成的,紫色是這種紅與青的混合產物;青色是以磷酸所生的乳濁現象的青色為主,另外再加以銅的青色膠體而成。

          (十四)郎窯窯變的顏色,與鈞窯紫色的呈色方法沒有太大區別。只是在這種場合下所生的乳濁現象,并非因為磷酸引起的,而是由于釉中鉛分不足,以致在釉內發生小的結晶所造成的。

          (十五)如果在窯的天井、窯壁或鄰近的器物中含有銅分,往往會因其銅分的揮發而使原來不含銅分的釉表面生出紅色斑。

            以上主要是根據J W 米勒的研究結果所作的解釋。此外小森忍在這方面也作過多次實驗,他曾就桃花片、美人霽、娃娃臉一類的所謂“紅色釉系”的上下層釉加以分析,并且指出下層釉較比上層釉熔融度要高,其成分大體為:

           

          上層釉中需要加入一些有效的還原劑如錫鹽,鐵鹽或灰類等,其成分大體為:

            這種釉色的變化,當還原作用適合時呈紅色,過度就會使色調發暗。在用中性焰或氧化焰燒成時呈紫、青、綠色。如未能完全熔融,便呈灰鼠色乃至暗紫色。若熔融過度便褪色成為橙黃色和白色。至于有所謂“綠苔”即發生綠色或黑綠色的斑紋時,并不是因為結晶作用,而是由于釉泡的現象。

            紅釉中的鮮紅色無疑是最上乘的,一般名之為“美人霽”,“桃花片”、“寶石紅”、“娃娃臉”等。色調稍暗的稱為“豇豆紅”、“乳鼠皮”等。其余紅紫、綠、青等色也各有所謂“葡萄藍”、“蘋果綠”等美麗的名稱。小森分析明代紅色釉的成分不外下面數種:

          SiO2 73.90

          Al2O3 6.00

          Fe2O3 2.10

          CaO 7.30

          K2O 3.00

          Na2O 3.10

          CuO 4.60

            關于郎窯紅的制作方法,有的文獻曾認為是應用了“西紅寶石的粉末”,事實上可能是指的南歐所出的紅色玻璃。雖然這種釉的成分十分復雜,一時還不能斷然肯定,但是從來在一般高火度釉的成分內,大多可以看到有硼酸質或鉛質的痕跡。而西城和西藏地方一向盛產硼砂,當時作成一種玻璃而應用,或自南歐輸入了紅色玻璃而應用到釉料中去,這些可能性都不能說不存在。因此根據這種技術觀點來推論,有人主張即或將郎窯的名稱看作是介紹西洋美術有功的郎世寧,似乎也不無道理(實際上“郎窯”是因康熙時期的督窯官郎廷極而得名的)。

            此外尚有所謂“積紅”,過去多把它看作是郎窯的一種,然而近來在景德鎮地方,從制作方法上常與郎窯加以區分。

            普通在燒制銅鹽的紅色釉時,本來是應該用還原焰燒成的,但因坯體成分不同而往往發生氧化作用,從而使色調受到妨礙。這是由于坯體所含的粘土成分,揮發其機械水及化合水而使銅鹽氧化的緣故。換言之,當坯體硬化至某種程度時,釉便失去還原作用。所以在一度硬化的坯體上,如果施以此種釉,就會因其還原作用完全而使釉的變色減少。乾隆以后的紅色釉,多采取這個方法在一度燒至瓷化的坯體上施釉,于是才有所謂積紅的出現。

            這種積紅系的紅色調,其產生固然比較穩定,但是缺乏霽紅和郎窯紅那樣的胎與釉溶合而出的深厚滋潤之感,同時沒有蘋果綠或綠苔的出現,而且釉光不足(對于郎窯的寶光而言,似乎可以稱這種釉為浮光)。釉色近乎牛血紅的色調,缺少光澤的較多,而釉的垂流也少。至于這種釉的成分很類似爐均的紅紫釉。

            廣東石灣窯中還有一種所謂“廣東郎窯”。這種仿郎窯的作品具有過度的紅色釉,溶融度也較其他的低,在紅色釉中屬于最普通的一種。特點是坯體為灰黃色的所謂“炻器”胎,所以很容易與其他紅色釉作品區別。

            總之,我國的銅紅釉起源于宋代,至元、明、清各朝都有新的方法出現。據目前所見,不僅有出土的大量實物,而且有文獻可考。例如早在著名的河南修武當陽峪窯窯神碑(建于北宋崇寧四年,即公元1105元),碑文內就曾有所謂“當陽銅藥真奇器”、“銅色如朱白如玉”的明確記載??梢哉f依靠了勞動人民的無窮智慧逐步提高、多次改進,終能將最難制作的銅的鮮紅釉調,用簡單的方法獲得成功。難怪后來中外陶瓷界要大為驚異,并且不斷在努力探索其中的奧秘了。

            例如,1848年是L。A。薩爾維達(Salvetat)在對我國明代的霽紅釉作過一番化學分析后指出:氧化銅在高溫下容易揮發,因而在調合成分時,較比所要的銅還需要多量的銅鹽。后來如法國Th。狄斯克(Deck)、德國貝安祖利(Buenzuli)都曾從事于這方面的研究。

            1879年在法國的塞握爾(Sevres)制瓷廠有Ch,雅夫(Yauth)G 。杜太利(Dutailly)二人繼承薩爾維達的研究,并且發表了他們的見解說:“銅紅釉是因氧化錫的存在和強度的還原焰而出現的。氧化銅被還原成金屬銅,溶解在釉內依靠緩冷而呈色”。對于這種說法,德國的塞格爾(Seger)博士反駁說:“釉的紅色并非只靠強度的還原焰燒成,而是以使還原焰與氧化焰相互發生為主要條件。對于呈色來講,其影響最大的卻是在于燒成時氣氛的適當組成”。他并且指出:“氧化銅在0.1~0.15%時呈暗紅色,0.5~1.0%時呈鮮紅色”;又說:“因為將暫時還原的金屬銅變成了氧化亞銅,所以添加2%以下的氧化錫或氧化鐵,這樣可使紅色的呈現比較容易?!庇终f:“若將釉組成鋇釉,可以便于獲得純紅色”。另外,在日本許多陶瓷學者的研究里,也明顯地證實了鋇釉的效果。

            1889年,羅茲(Lauth)發表見解,認為紅色釉之呈色是由于金屬銅的存在。塞格爾曾證明紅色釉的呈色是因為Cu2O所致?,F將這種釉料錄之如表13。

          表13

          原 料
           濃紅紅色釉
           淡紅紅色釉
           帶藍色紅彩紅色釉
           
          白色瓷釉
           75.00
           75.0
           70
           
          高 嶺
           ---
           5.0
           5
           
          Cu2O
           0.1
           0.5~1.0
           1
           
          SnO2
           1.00
           2.0
           2
           
          Fe2O3
           0.50
           ---
           1
           
          鋇釉0.5Na2O 2.5SiO2

          0.5BaO 0.5B2O3
           23.35
           22.0
           21
           


            表中三種配合除白色瓷釉外,最好都用還原焰燒成熔塊,Cu2O含量少,則透明性強而且色濃;含量多,則透明性弱而色淡。瓷釉之加入,可使熔塊生成溫度降低。一般Cu2O含量在0.5%時,便生成不透明的紅釉,在0.1~0.15%時生成酷似金紅色的透明紅釉。其燒成方法比較組成尤為重要。如果還原過強則成金屬銅,所以需要時時燒以氧化焰。SnO2及Fe2O3還原后極容易氧化,可以促進Cu2O的生成。塞格爾是用薪柴作燃料,采用以下的燒成法,即燒火初期使用氧化焰,自暗赤熱至SK010時用強還原焰。自SK010~05每15分鐘約燒氧化焰1~2分鐘,其次用氧化焰燒之,至SK4以后用氧化焰或還原焰燒化。

            1930年,F.烏爾茲(Wurts)根據試驗指出紅色釉的呈色是由于銅的膠體溶液。其最適當之燒成法為:自赤熱初期至燒成溫度,始終均宜用強還原焰。但如煤煙過多時,可間斷地使用氧化焰數分鐘。SnO2的作用為還原為還原觸煤,且使紅色濃厚,加入少量的Fe2O3可使之成為閃藍紫色的色調。B2O3也能使之銷帶紫色。高硅酸釉則生成美麗的淡紅色。

            還有一種銅紅釉,其作法只是將釉的表面還原而現出紅色,在釉料熔融后使用油類、瓦斯或鋸屑以使其發生還原焰,然后再加入馬弗爐(烤窯、隔焰窯)內燒成而現出鮮紅色。這個方法曾經塞格你(Seger)和佐爾奈(Zolngy)研究和發表,后來在英國的皇家多爾頓(Royal Dalton)工廠大肆生產。

            此外,法國的弗郎切特發表其研究結果,認為“在堿金屬鉛釉內含有多于銅分的氧化錫時,其呈色作用較好。必須用還原焰以后再用氧化焰去處理,這樣才能得到良好的結果”。哈達爾認為:“在釉的組成分中,使其含有碳化硅而用氧化焰燒成,也可以獲得銅紅釉?!?/P>

            總而言之,紅色釉系的銅紅釉不能只靠釉料的成分,最重要的是取決于燒成階段。因為在燒成時用還原焰將釉中游離的金屬銅變作膠體狀態或亞銅鹽,使其擴散于釉內而得出紅色。尤其這種還原的程度必須恰到好處才行,否則將會功虧一簣,甚至得到相反的結果。


          G.鈷和青花

            僅次于鐵,銅而應用在著色上的是鈷。像唐三彩的藍色就是用鈷著色的。這是和唐三彩的綠、黃同樣在以硅酸與鉛為主的釉上,代替銅、鐵而加入少量的以氧化鈷為主要成分的物質,是用750℃上下的溫度燒成的。

            在唐代以后,這種釉基本上未加改變,直到明、清兩代被用來當作釉上顏料。自從宋代以后那種要在1200℃以上方能熔融的長石釉開始發達,于是加以鈷青料(以鈷為主要成分的著色劑)而發明了色釉,這便是所謂的“天藍釉”和“霽青釉”或“天青釉”。

            天青又名“仿汝窯”,日本也叫它作“南京青磁”。其實這種釉無論在外觀或性質上,都是與汝窯截然不同的。它具有一種淡青色,是在長石質釉內含有1%以下的氧化鈷。

            霽青又名“琉璃釉”,是一種在長石質釉內含有2%以上氧化鈷的釉色。這種琉璃釉必須掛得很厚才能夠充分現出它的美來。不過因為釉中的鈷青料過多,使得釉的粘性減少,所以不大容易掛得很厚。我國古代的陶瓷工人在這方面曾經煞費苦心,想盡辦法將釉的分子磨得十分細膩,以增加釉的粘性(一般說來,構成物質的分子越細越能增加其粘性);或者在釉中加入有粘性的物質,然后在這種液體中浸過;另外也有用筆蘸涂或吹掛上去的(要仔細而且反復地將釉涂在坯體上若干層)。但是實際上最能夠現出鈷的美質來的并非它的釉色,而是宋末或元代發明的甚至成為明代陶瓷主流的青花(在我國普通多把青料的鈷土礦叫作“珠明料”、“畫碗青”等,其所繪的花樣謂之“青花”或“釉里青”)。

            青花所用的鈷青料,最初是一種自西域輸入的稱作“Smalte”或“Smalt”的含鈷的琉璃色的玻璃,后來才改用一種天然出產的黑褐色礦物(即鈷土礦,我國叫它作“珠明料”,日本叫它作“吳須”)。把這種精制的珠明料磨得極細,加水使其成為墨汁般烏黑的東西,用來在干燥的陶瓷坯上(日本是用在曾經800℃左右低溫素燒過的坯體上)繪畫圖樣,然后再掛上白色的長石釉,用1250~1400℃的高火燒成?;鹧娴男再|在釉開始熔融后必須成為還原性,而在燒成的最后階段需要中性,偶爾也略帶一點氧化。這樣才可以使看來和白粉一樣的釉變成具有光澤的無色透明玻璃,而下面最先用烏黑色繪成的圖樣變作美麗的藍色。此種藍色以潔白的坯體作背景越發顯得鮮艷奪目,就是所謂的“青花”(西洋通稱“Blue and White“,日本謂之“染付”)。像這樣在白色的坯體上用藍色繪成的圖樣,頗有在白紙上的畫的那種黑彩的風趣。而坯體的白色較比紙的空白尤能動人心目,再加上藍色的繪畫較比墨色更多樸素的感覺。這些都是通過瑩潤的透明釉表現出來,給整體增加了典雅的深厚意味,而洋溢著一種雅潔、恬靜的美感,真可說是東方工藝美術的極致了。

            實際說來,并不是所有入窯的器物都能夠如此順利地進行燒制,青花的色調是隨著窯的溫度及火焰性質而有很大變化的。假使火焰為氧化焰,即或用特別好的上等青料,也不會現出那樣美麗的藍色,而會變成略有污染的黑色。并且如果溫度過低時,青料就不可能變成美麗的青色。若是溫度過高,顏色雖美麗而圖樣卻流散得不象樣子。

            除了火焰可以左右青花的顏色以外,當然鈷青料本身的性質也是左右著青花色調的。根據我國某些記載,永樂乃至宣德時代因為輸入了許多“蘇麻離青”,所以宣德的青花非常著名。如在清人藍浦的《景德鎮陶錄》中就曾有所謂“宣窯青花最貴”的說法。而到了成化時由于改用“平等青”,于是青花的色調一度變得清談。后來在正德、嘉靖及萬歷年間又有大批的“回回青”輸入,因而這幾代的青花色調再度恢復了美觀。類似此種說法,將青花的色調統統歸結于青料的種類這樣一個原因,固然不免有些過于夸張,但是確實也多少有一些道理。

            例如,明朝初期的青料并不是像前面所說的那種珠明料,而是一種玻璃質(即Smalt)所以極容易被火熔化,同時圖樣也有流散的傾向。在這種情況下任憑如何注意溫度的加減而防止其流散,但由于青料本身便起著媒溶劑的作用,使得充分掛有青料的地方很容易熔化到上面的釉中去,從而即或降低窯的溫度使所有各部分都凝固,也會只剩下有圖樣的部分還不免有尚未凝固的地方。因此若在這時候開窯放進新鮮空氣,那么這個尚未凝固的部分的鈷便被氧化,變成褐色或紺黑色。關于這個問題乍一想來,似乎是窯的缺點,其實卻是它的長處,所以明初的圖樣能夠作出渲染生動、濃淡不同的顏色,而且產生了后世青花瓷所望塵莫及的那種深厚濃艷之趣。此外,明初所用青料中氧化錳的含量與氧化鈷相差無幾,而氧化鐵的含量卻很多(參見表14)。這一點與國產青花料在成分上顯然不同(國產青料中氧化錳比氧化鈷的含量通常高達數倍至數十倍),也是一般仿品往往忽視的癥結所在。

          表14

          化驗部分
           氧 化 物 含 量 %
           
          SiO2
           Al2O3
           Fe2O3
           TiO2
           MnO
           CoO
           CuO
           CaO
           MgO
           Na2O
           K2O
           總計
           
          青花
           68.94
           15.35
           2.17
           痕量
           0.25
           0.24
           0.025
           5.98
           0.97
           2.84
           3.16
           99.93
           
          白釉
           70.74
           14.46
           0.97
            0.07
           - - 6.79
           1.36
           2.76
           3.10
           99.95
           
          瓷胎
           72.84
           19.03
           0.60
           0.28
           0.01
           - - 0.75
           0.30
           3.11
           3.54
           100.46
           


          (注)本表系中國科學院與江西景德鎮陶瓷研究所對宣德青花盤所作的化驗結果。因在刮取青花試樣時,難免有料、釉、胎三者混合成分,所以不可能是當時所用青花料的真正組成。

            清朝初期曾經大規模地仿制過宣德的青花瓷,甚至有不少康熙、雍正時期仿宣瓷器連款識也書寫宣德年號,紋飾惟妙惟肖。其方法是在描過一遍的圖樣上再點加一層濃的鈷,然而對于鈷在自然條件下所生的濃談自然的妙趣卻不能仿得很像。因此只要一看這種鈷的濃淡樣子,就可以大致區分哪些是明初作品,哪些是清代的仿制品了。

            關于因鈷的種類不同而使瓷色發生變化的淺近的實例,如現代一般廉價的青花瓷那種粗糙的青色,是在純粹的氧化鈷內加入四五倍的瓷土,然后薄薄地施用而成的。其實純粹的東西無論如何也沒有天然物質那樣深厚的感覺,而極少量的不純之物反倒能夠左右器物顏色的深淺。因為天然物內有著各種各樣的雜質,只靠人工當然不能十分巧妙地摻入這種少量的不純物,因而也就很難得到美好的結果。但即使用的是同樣的青料,而且燒成的火焰和溫度也相同,如果釉與坯土的性質不同,也會使青花的色調發生變化。這種色調上的一點點變化,除非用實物或極精致的原色版,是很難解說清楚的?,F在只能在紙筆所及的范圍內試加以說明如下:

            鈷是一種近似鐵和鎳的銀灰色金屬。天然的鈷多是與硫黃與砷化合存在于火成巖以及受其影響而成的巖石內。由鈷與砷化合成的叫作“砷鈷礦”(COAs2),是一種和錫差不多的具有白色光澤的礦物(英文名叫:Smaltine或Smaltite,德文名叫: Smaltin)。硫黃與砷化合成的叫作“輝砷鈷礦”(CoAsS),是一種略微淡紅的銀白色的礦物(英文名叫:Cobaltite,德文名叫Kobaltit)。用輝砷鈷礦或者砷鈷礦可以燒成氧化鈷(CoO)。若將6%的氧化鈷溶化在以石英及碳酸鈉為主要成分的玻璃中,作出來的就是藍色玻璃,即前面提到過的“Smalt“,如將其碎成細粉可作顏料或供玻璃、陶瓷著色之用。

            至于唐代所用的青料是一種什么樣的物質,文獻上雖未見有明確的記載,但似乎不是用珠明料作成的。據說在西洋有個名叫布利紐斯(Plinius死于公元79年)所著的博物書里,曾經有過關于“Smalt”的記載。唐三彩所用的鈷或者是指的來自西域的“Smalt”青也未可知。到了明朝時候,“Smalt“在文獻中被訛傳為Sumali-Ching,即“蘇麻離青”。而Ching(青)的發音或者就是Smaltin的tin的轉化。另外,蘇麻離青也有把它叫作“蘇勃泥青”或“佛頭青”的。前者在明萬歷十九年所出高濂的《遵生八箋》中曾寫作“蘇渤泥青”,而在明人谷應泰的《博物要覽》內誤被引用為“蘇泥渤青”,以致后來又有所謂“蘇門答臘之泥與婆羅洲之青料煉合”等荒誕不經的說法,佛頭青的名稱,據說是起源于過去有用“Smalt”青料涂抹佛頭的習慣。還有所謂“回青“的,原是”回回青“的略稱又名”回鶻大青“,在南宋時代的書籍里才開始看到關于它的記載。這是由回鶻(紇)或波斯一帶輸入的一種青料,最初似乎也叫作“Smalt”,到后來才包含著珠明料的意思。

            這種“Smalt”本來是一種玻璃,所以很難碎成極細的粉末,并且易熔于火,用來繪制圖樣容易使顏色流散,實在是很難使用的東西。同時由于它是輸入品,價值頗高,供應上也不大自如。后來在我國內地發見了珠明以后,用它來和“Smalt”混在一起使用時,其熔融也增高了幾分,而且成績較好,這在元、明青花瓷器中均不乏其例。于是發展到后來,只用珠明料也可以作出非常美觀的青色來,因此“Smalt”便漸漸很少有人使用了。

            天然的輝砷鈷礦及砷鈷礦,如果長期暴露在空氣或水中,很容易氧化,而且被水溶解順著巖石的裂縫流下,當其尚未深達到地下時,就變作氧化鈷再度凝固。這時在其周圍浸出的鐵、錳、銅等溶液又和它混在一起,凝結而成像煤煙末一樣黑的或黑褐色的塊狀,附著在巖石的空隙里。這便是我們常說的珠明料,在礦物學上叫它作“鈷土礦”。

            附有珠明料的巖石,其本身常因冰、霜、風、雨的剝蝕或受植物根的影響,分崩成砂石或砂土而流于河中,但因珠明料的比重較大,所以不致被沖至下流而沉于河底。從而在采取不純的珠明料時,由河灘的表面掘至接近河底的部分,往往能夠收獲較多。例如我國浙江省紹興、金華、東陽附近的山川一帶就可以采取到很好的珠明料。在清人唐英的《陶冶圖編次》一書內曾提到“瓷器青花、霽青大釉部藉青料,出浙江紹興、金華二府所屬諸山?!浣?、廣東諸山產者,色薄不耐火,只可畫粗器”。此外,云南的宣威、宜良、陸良、富源、羅平、嵩明等縣境內,某些玄武巖風化時,在殘積層下部往往形成富鈷的氫氧化錳結合體,有時與微量的鎳華共生。這種結核體,當地人稱之為“無名異”。近代陶瓷工業上多用來配制青花料。

            但是,由山地、河灘一帶采用的珠明料多含有各種有害物質,必須加以剔除。剔除的方法是:先將其磨碎倒入水內加以搖動,拋去其中較輕的的硅石和巖石的碎片等無用之物,并將沉淀的珠明料集中一起。然后把它放在空氣不太流通的地方去焙燒,除去其中所含的水分、硫黃和砷等雜質,再用磁石將混雜在里面的磁鐵礦等粉碎,去掉槌上的鐵粉,并用開水善加淘洗,僅僅使殘余的硫黃質流失。說來這方法與一般礦山所作的比重選礦是同一原理,必須要十分慎密地進行,才能將成分良好的物質集合一起。這樣精選出來的珠明料,還要放在瓷制的大乳缽里,用瓷棒經過很長時間把它磨細,但避免用鐵制器具以防鐵粉混入。最后精制成的珠明料價值非常貴重,據說從前曾有過比黃金價值還高的事實。

          表15

          成分

          No
           SiO2
           Al2O3
           Fe2O3
           NiO
           CoC
           CuO
           MnO2
           
          (一)
           37.46
           4.75
           1.65
           -
           5.50
           0.44
           27.50
           
          (二)
           4.97
           28.70
           -
           19.05
           - 45.24
           
          (三)
           7.23
           7.21
           -
           6.96
           45.89
           6.24
           12.57
           
          (四)
           5.03
           3.10
           4.01
           3.37
           59.16
           -
           6.73
           
          (五)
           70.86
           0.43
           0.24
           -
           6.49
           -
           -
           
          (六)
           66.20
           8.64
           1.36
           -
           6.75
           -
           -
           
          CaO
           MgO
           As2O3
           PbO
           Na2O
           K2O
           灼熱減量
           合 計
           
          0.60
           痕跡
           -
           -
           -
           -
           20.00
           97.90
           
          -
           -
           -
           -
           -
           -
           1.58
           99.54
           
          3.84
           0.10
           -
           -
           -
           -
           9.11
           99.15
           
          6.90
           0.18
           -
           7.72
           -
           -
           0.80
           100.00
           
          -
           -
           痕跡
           -
           -
           21.41
           99.43
           
          -
           -
           -
           -
           -
           16.30
           99.26
           


          (注)(一)為我國云南產,根據薩爾維達的分析;(二)亦為我國所產,根據松井直吉的分析;(三)(四)均為日本產,根據藤江水孝的分析;(五)(六)均為“Smalt”。

            珠明料的成分大體如表15所示。

            這個分析表中所列的成分有著很大的區別。因為珠明料原非一定的礦物,而是照前面所說的那樣由許多礦物湊集成的,所以當然會有這么多的區別。例如第一、二的中國產品是以氧化錳為主要成分,另外混有氧化鈷5~20%,與其名之為“鈷礦”,不如叫它作“錳鈷礦”更為適宜。而第三、四的懶戶產品所含的氧化鈷卻比較多,幾乎占全部成分的一半了。

            珠明料中含有的這些金屬,在燒制青花瓷時可以呈色的是鈷、鎳、鐵、銅、錳的金屬化合物。假使用強烈的還原焰燒成時,鈷便呈藍色,而且這種呈色力非常強。像前面曾經提到過的那種廉價物品,其青花中所出的十分粗糙的青紫色,就是因為使用了近乎純粹的氧化鈷,所以鈷的顏色被充分顯現出來。鈷在用氧化焰燒成時,就會完全帶有黑色。鎳的顏色極不穩定,而且容易發生變化,一般多呈灰綠的色調。銅在用還原焰時呈黃色乃至紅色,而在氧化焰中呈青綠色;它在高溫下便行揮發,對于青花沒有什么太大的影響,但即使是用一點氧化焰,也會立即代之以青綠色。鐵在還原焰中傾向于淡青色,在氧化焰中便呈褐色乃至黑色,如果量很多時常傾向于暗黑色,因此當精制珠明料時,必須用磁石將鐵分除去。錳在還原焰時呈灰紫色,氧化焰時呈灰褐色。特別是當溫度低時現出紫色的力量很強,從而給珠明料的顏色顯著地添加了紫色,但在高溫下燒成時此種力量便行減弱,總之,在用強還原焰燒成時,鈷呈藍色的力量較強,而其他金屬化合物的顏色變成對其毫無影響的顏色。若用氧化焰燒成,不僅鈷本身將帶有黑色,并且其他金屬化合物也由于黑色較重而成污濁的色調。所以說,要想使青花現出美麗的色調,必須使用還原焰不可。

            上面只是就珠明料中的金屬作了一些說明,事實上珠明料是與陶瓷的坯體和釉共同煅燒的,三者必須會多少有所熔合,因而也應該考慮到坯和釉的影響。假使坯和釉中的硅酸成分過多,珠明料就會稍帶黑色,含鎂成分過多就會帶紫色。尤其坯體所含的硅酸過多時,珠明料的呈色最容易模糊。當鋁分較多即粘土或長石較多時,現出的紫青色比較鮮明。如果鈣分較多,顏色就會轉濃而且發暗。這種鈣分若是來自草木灰,將使顏色沉著而且澀滯,但如來自石灰巖時,反而會增加光澤和艷麗。例如明代青花那樣沉靜的青色調,可能就是釉中多有植物灰的原故。而清代作品所具有的那種艷麗的青色,也許是因為釉中多有石灰石分所致。在用氧化鋅代替釉的鹽基成分鎂和鈣時,雖然可以現出極艷麗的天青色,然而又缺乏沉著感。所以說,即使珠明料的種類一 定,而釉或坯體有所不同時,也會使珠明料現出的色調發生許多變化。不僅如此,由于青料來源及時間有所不同,因而化學成分互異,也會得到不同的效果。例如景德鎮所用青花料,據說雍、乾時期前后多出自浙江,而近幾十年來用浙料畫青花瓷的為數不多?,F代常用的云南珠明料,因產地不同,成分也不一致。其中氧化鈷的含量雖經揀選富集后,也不過在4~6%之間,所以單獨使用時多數呈色較淡。而過去最上等的珠明料中氧化鈷的含量可以達到8~9%,呈色濃艷。我國有些科學工作者曾將浙料與珠明料作過多次呈色對比試驗,認為前者不如后者的呈色好。至于景德鎮附近諸縣及贛南等地所產的土料,由于其中氧化鈷的含量不低,不能單獨使用,只有在人工配制青花料時加入一部分作為填充料(參見表16)。摘自江西省陶瓷工業公司:《景德鎮的青花瓷》

          表16

          名 稱
           化 學 成 分
           
          SiO2
           Al2O3
           Fe2O3
           TiO
           CaO
           MgO
           CoO
           
          景德鎮陶研所承制國家用瓷時使用的云南珠明料
           28.33
           34.96
           2.80
           0.35
           0.37
           0.41
           6.02
           
          試制國家用瓷樣品使用的第一袋珠明料原礦(未煅未選)
           23.61
           29.84
           2.64
           0.10
           0.53
           0.68
           2.29
           
          中國科學院冶陶所進行青花料試驗時使用之浙料(未煅)
           18.31
           19.01
           6.96
           1.58
           0.16
           0.20
           1.86
           
          中國科學院冶陶所自1930年保留下來的浙料樣品(未煅)
           18.56
           15.75
           13.97
                    5.06
           
          江西贛州出產的“珠土料(未煅)
           37.91
           18.68
           4.65
              0.33
           0.48
           1.26
           
          化 學 成 分
           
          CuO
           MnO
           NiO
           BaO
           K2O
           Na2O
           有效氧
           燒失
           總計
           
          0.83
           22.53
                 0.05
           0.30
           2.02
           6.40
             
          0.50
           16.84
                 0.07
           0.37
           4.55
           18.09
           100.11
           
          0.10
           30.12
           0.36
           1.80
                 6.65
           13.43
           100.54
           
             28.06
           0.35
                       17.17
           99.72
           
          0.16
           20.03
           0.19
           1.06
           1.03
           0.11
           4.21
           10.85
           100.95
           


            但是,上述的青料成分對比也不是一成不變的。例如近來有人實驗證明,浙江東陽所產鈷土礦樣品與云南上等珠明料(鈷土礦)成分相等(據調查礦源巖石在浙江中部者多為第三紀玄武巖,在云南東北部者多為二迭紀玄武巖,二者還是有所接近的)。而江西上高諸邑產的中料(如明版《瑞州府志》及清朱琰《陶說》內都曾提到的“無名子”或“黑赫石”,景德鎮用以繪畫瓷器),大多是第三紀初期紅色巖層中安山凝灰巖的風化殘積礦床。礦石多散布在安山凝灰巖的風化殼的上部,含鈷0.2~5.8%,含錳20~23%,礦床分布散漫,儲量微小。另外,如福建福安、永春、清流的土狀鈷礦大部分也可能是凝灰巖風化殘積礦床,含錳在20~23%以上,含鈷數量甚微,最多不超過1~2%,因此也有人稱之為“錳土”。

            既然依照前面的分析可以了解到哪種成分的珠明料呈色最好,當然也可以反過來拼湊這些成分作出人造的珠明料。不過比起天然珠明料的美感來相差很多,這是因為天生的物質中所有各種成分都是自然地混合在一起,而人工湊合成的物質,無論如何也不能將其中各種成分都安排合適。由于注意到這一點,有些科學工作者用各種金屬的溶液混合一處,力圖使各種成分都能夠像自然狀態那樣結合。例如日本的植田豐橘,濱田象二兩人曾經發明用赤血鹽或黃血鹽將鎳、鈷、錳等作成化合物;法國的G。杜太利(Dutailly)用硝酸鋁、硝酸鈷和硝酸錳混合而成類似我國的珠明料之物。這些都是較為成功的事例。

          H. 金、錳、銻制成的各種色釉

            如上所述,我國古代許多美不勝收的色釉,大多是用鐵、銅和鈷等著色的,而使用其他金屬的幾乎可以說沒有。由于近代燒窯技術的不斷進步,才逐漸大量使用金、錳、銻等作為瓷釉的著色劑?,F在就這三種元素的作用簡單分述于后。

            金和胭脂紅

            金色的輝煌燦爛早就已經為人們所注意,并且用來作成了種種的裝飾,而把它貼在陶瓷器上當作裝飾的,恐怕從有史以前就已經開始了,只是還缺少可靠的遺物來證實這種推測。目前流落在國外的早期作品,有銀鎧上的金箔閃閃發光的唐俑(日人永末新次郎所藏),有四川出土的貼著金箔的唐人墓俑(英博物館所藏)。后來發現的還有唐懿德太子及永泰公主墓出土的描金唐三彩陶俑,以及在定窯和建窯作品上烘烤或貼附金箔的盤、碗等。直到明代時才盛行在瓷器上著金,而清代主要是用金粉代替金箔?,F在除去金粉以外,更發明了使用金水的方法。

            當把金烘烤在陶瓷上的時候,若是金箔就先用它裁成圖樣貼在器物上,若是金粉可以用筆畫成圖樣。因此由圖樣來看,前者是用直線集成,后者是由曲線而成。根據這一點也可大致區分明代以前或以后的作品。不過還不能肯定說明代絕對沒有烘烤金粉的,相反地,現代也可能用金箔補作。所以說,單憑箔或粉來決定一件陶瓷器的時代是不十分可靠的。

            用金畫著圖樣的瓷器,如果放在700~850℃的溫度下煅燒,金便可烘烤在器物上,然后用瑪瑙棒或石英砂磨擦使其發光。普通金在800℃左右就容易固著在陶瓷器上。假使還未固著時,可以在金粉內多少加些煤熔劑。媒熔劑可使用硼砂、紅粉或弱火性玻璃等。然后照這樣使用純金的方法不僅很費手續,并且消耗的金也較多,所以目前許多的廉價品改用了金水。

            金水的制造,最初為德人居恩(Kuhn)在1830年所創制。其調制方法過去各守秘密,大概用金的氯化物與揮發油及氯仿(Chloroform)等調制而成。這種溶液雖在暗處也有吸收光線的作用,因而金易于分離或分解,僅含有少量的金便可成為充分發生光輝的金液。另外再加入樹脂酸鉍為溶劑,就可以施于釉中用低火度燒成。一般所用的金水,多是在含有硫黃的油內加入10%以下的金作成溶液,用來繪制圖樣,所需的燒成溫度既低,更不需要研磨的手續,因此著色十分淺薄,而且在使用時,往往容易脫落,極不美觀。

            在五彩夾金的斗彩上所附的金雖然被磨擦得只剩下極少的一部分,但比起金色完整的來說,卻往往具有一種典雅之趣。如果是在最初沒有金色而后加上去一些,也可以作成類似早年的金已經斑駁的樣子,不過仔細分辨起來,最初就附有金色而經過長時間被磨掉的器物,即使金色已不明顯,而留下的痕跡仍很清楚,并且普通多已變色,兩者間還是能夠區別的。

            把金直接固著在陶瓷上的方法發明很早。后來經過多方改良,比較新的一個方法是將金熔入釉內來著色。這大約是在清代初期由西洋學過來的。據有的文獻上記載說,這種新方法早在1650年為荷蘭人卡西亞(Cassias)的發明,到1680年開始有用在瓷器上畫。1682年(康熙二十一年)方在景德鎮使用,時稱“洋彩”。

            也許有人還以為用金著色的釉不知要多么輝煌絢麗,其實與金色截然不同,而往往現出淺粉或紅紫系統的顏色。例如清代的粉彩、胭脂彩或琺瑯彩瓷器中的淡紅的薔薇色,乃至紅寶石般的濃胭脂色,或閃紫的蘇枋色等。

            提起用金溶解成釉上彩這件事,很容易使人認為必須用很多的金才行。實際上在釉內加入金分量很少,像紅寶石那樣濃的顏色也不過在釉中混入一萬分之二左右的金,而淺粉色只要一萬分之一的金就夠了。金所以能現出這樣多種顏色的原因,和紅色釉之由于銅的膠體而呈各種顏色的道理相同,也是因為金變成膠體狀浮于釉中所致。同時因其膠體粒子的大小不同而使顏色的種類互異。如果將摻有適量金分的釉用高溫加熱,就會變成無色透明。若使溫度降低,就會在某幾點上顯出紅寶石色,如果使溫度漸漸下降,紅色慢慢會帶些紫色,終于變成紫、紫青、青,最后變成淡青色。這一點和將已經還原的銅釉驟然冷卻就會變成無色,而慢慢冷卻時就變成黃-紅-青色的道理相同。關于上述幾種顏色的變化,主要取決于其中所含金膠體粒子的大小,這個問題需要用特備的顯微鏡觀察才容易理解。例如當比較大的金膠體粒子的表面有光被反射時,便現出朦朧的暗褐色。而在琺瑯彩或粉彩的胭脂色表面用反射光線觀察時,同樣也可以看到褐色,二者是一個道理。

            錳和紫色

            在圖樣的外側用粘土線作成輪廓,里面流入紺、黃、青或稍帶紫色的釉,圖樣的背景主要是用紫或紺色釉襯托的,即明代所謂“法花”的瓷器。那種紫水晶般瑩澈深厚的紫色,和康熙、雍正、乾隆時所謂“茄皮紫”的帶有單彩釉黑色的澀滯的紫色,以及明清“五彩”瓷的紫、紫褐色乃至褐或黑褐色等,都是用錳著色的作品。

            錳在天然狀態下是一種氧化物,呈純黑色的塊狀,有時混以鐵或珠明料成為不純物而放入釉中。特別是在珠明料內所含的錳常比鈷多,因此在燒成溫度較低時,錳的顏色比鈷的顏色還顯得威力大。關于這一點已經在上節內加以說明。像這樣作為一種不純物來講,雖是早已就混在釉中了,然而錳被正式用來施釉的作法似乎由明代才開始。

            所謂氧化錳與氧化銅,若自釉的化學作用上來講,兩者間很有相類似的地方。用氧化銅現出青色較難,往往傾向綠色。如果在釉內大量放入堿分,便漸漸現出青色。錳也同樣在混入普通釉中時現出褐色,而在堿分多的釉內才出現美麗的紫色。但是釉中堿分越多,釉抵抗濕氣的力量越少,因而容易剝落。由此可見,利用錳而現出美麗的紫色,應該說是我國陶瓷工藝上的一件十分成功的發明。

            所謂“烏金釉”的像漆一般的黑釉,除去鐵以外,還含有錳和鈷。這一點在前面提到黑色釉時已經談過。這種烏金釉據說是康熙時臧應選發明的。

            假使三氧化二鐵在釉中不溶解,成為細粉狀而烘烤于釉的表面,這時就會現出紅色。關于此種變化已經在鐵釉一章中作了說明,與此同樣也可以將錳的氧化物碎成細粉,燒成時涂在陶瓷的表面,這時就會現出黑褐色。一般法花釉上彩的黑線輪廓,普通即用的是二氧化錳粉(MnO2)或珠明料。這種線因其不溶于釉,只是涂在釉的表面,所以非常容易剝落。雖然在制作時有的在邊線上涂以顏色用來保護,但這種線仍時常有露在顏料外面的,而且易于剝落。更有的是在二氧化錳中加入少量玻璃而烘烤在釉的表面。這種線比較涂有其他顏料的還容易剝落,因此在用手摸撫時需要特別注意,最好不要用指頭去磨擦。

            銻與黃色

            釉上彩的黃色可以用鐵作成,例如明代宣德時期創始,弘冶時期流行的一種“澆黃”(又名“嬌黃”)釉,就是使用含有鐵分的天然原則——赭石為著色劑。但也有使用銻的。銻是一鐘銀灰色的柔軟金屬,我國雖為世界上最大產地,然而直到明代還未見有將它利用在陶瓷上去的,清康熙時由于獎勵學術,特別是開始提倡科學,因而陶瓷工藝也有了長足進展,發明出不少新的釉料,而銻的應用也是在那時候發明的。簡單說來,若是氧化銻混入釉內,便可現出十分艷麗的黃色,如加以鐵分便近于橙色,因此依靠鐵分的增減便能得了各種色調。于是有所謂澆黃、蛋黃、鵝黃、蜜蠟黃等顏色的名目隨之產生。此外也有用2~3%的氧化錫代替銻和鉛而現出黃色的,至今這種呈色方法仍在廣泛地沿用。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微信掃碼

          咨詢電話

          0375-6977711

          伸进内衣揉捏她的乳尖
          <td id="1h83x"></td><p id="1h83x"></p>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