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mxtsq"></code>
    1. <track id="mxtsq"><ruby id="mxtsq"></ruby></track>
      
      
      <pre id="mxtsq"></pre>

          <p id="mxtsq"></p>
        1. 背景:
          閱讀新聞

          青春騷動期的一次艷遇

          [日期:2009-03-06] 來源:  作者:彭忠彥 [字體: ]

           春騷動期的一次艷遇內容

                  "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窯器,故河北唐、鄧、耀州悉有之,汝窯為魁"
                                                                                --南宋葉寘《坦齋筆衡》

              我至今孑然一身,不近女色的原因還是因為那次艷遇--青春騷動期的一次艷遇。
          在我青春騷動期的那幾年,我著魔似的愛上了汝窯青瓷器--像愛上了一個鐘情的女人,愛得天昏地暗,死去活來,一塌糊涂。
              家人和朋友都不理解我,說你這個年齡愛上一個女人才對,怎么會愛上一種瓷器?母親的話則更直白:"瓷器能當媳婦用嗎?瓷器能讓我抱孫子嗎?"
          不管別人怎么說,我愛所愛,我行我素。
          我把省吃儉用的錢都用來購置汝窯青瓷器:天青釉旋紋尊、三足洗、玉壺春瓶、刻花鵝頸瓶、蓮花瓶、八卦鼎、淑女瓶……不過,這都是汝窯斷代800年后今人的仿制品,雖已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但說到底還不是古瓷真品。據說古瓷真品中的精品似玉、非玉、勝似玉,和玉一樣是可以通靈的。我做夢都想得到一件通靈的汝瓷精品,因此終天屁顛顛的到處亂竄。嚴和店、大峪店、清涼寺等所有的汝窯遺址都是我常去的地方。那里的一草一木、一坑一洼、一匣一缽我都了如指掌。從這些古窯遺址中揀回的大大小小的青瓷片,足足裝了兩麻袋.我經常裝出一副很知識的樣子,戴著眼鏡,肩上搭著一條裝標本的白袋子,手里掂一把小鏟子,像一位嚴肅的考古學家一樣,在古窯遺址中很深沉地走來走去。偶爾也蹲下身子用小鏟鏟幾下,把鏟出的瓷片--黑釉的、月白的、天藍的、豆綠的、蝦青的……統統棄之,獨把天青釉瓷片撿起,小心翼翼地裝進口袋,然后若有所思的眺望遠山,很有一副古陶瓷大家的風骨。
          我苦苦尋覓也得不到古瓷器,于是就在仿古瓷器上作文章。我篤信:心誠則靈。很多個夜晚,我都是抱著汝窯青瓷器酣然入夢的。那些被我一一抱過的瓷器,在溫暖胴體的滋潤下,沒有生出一絲靈的氣。常常是夢境很美很甜,然而醒來咀嚼夢境卻倍感寒夜深長而凄涼。絕望中我會把不順眼的那件瓷器摔得粉身碎骨。一天早晨,一個仙風道古的老人從我身旁走過,他望著摔得七零八落的碎瓷片說:"孩子,用身捂,用心暖,仿燒的瓷器也通不了靈。不若去尋--哪怕尋到一塊真正的汝官瓷天青釉古瓷片,她也會透著靈光和靈氣。宋人說家有汝瓷一件,勝過家產萬貫,今人則說家有汝瓷一片,勝過萬貫家產,行行重行行,不停地尋許找吧,上帝會把福音降給你的……"老人說罷,飄然而逝。
          我仔細品味這個荒誕離奇的夢境,心中突然醒悟。

          從此,我踏上了尋找通靈汝瓷的漫長之路。
          那時侯,在綿亙八百里的伏牛山--童叟皆知:丁汝青要瓷器不要媳婦!是的,我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汝窯遺址一批批的被國家保護起來了。雖然那里一镢下去就能挖出古文化,但卻動不得了。我只有尋覓--在民間百姓之中苦苦的尋覓那通靈的瓷片。
          翻一山,過一河,進一村,入一戶……走,走,走,我在不停地奔走!
          母親對父親說:"拴住他人,再也不能讓他走了!"
          父親嘆口氣說:"拴住他人,你能拴住他的心?"
          "能的,能的,女人是根繩子,準能拴住他的心!"
          父母給我找了一根"繩"--一個叫窯女的女人。母親給我五百塊錢,讓"繩"子牽著我去大營鎮 趕集,置買定情物。剛到鎮上,那個叫大毛的古董商叫住我,說弄到了一批準真正的汝官瓷片,是在清涼寺保護區內偷挖出的。我大喜望外,撇下我的繩子跟著賴毛就跑。一口氣跑到鎮北山的樹林里。賴毛從地下挖出幾十塊青瓷片,開價一千元。好說呆砍,五百元成了交。
          我背著瓷片在鎮上見到了可憐巴巴的窯女。我說:對不起,錢買瓷片花光了,改日再買定情物吧!"
          窯女說:"你跟你的瓷片訂親吧"。說罷揚長而去。
          母親并不甘心,她又對愁眉苦臉的父親說:"讓娃結婚,讓結婚的女人和生下的孩子拴住他的心。"
          父親說:"娃還不到結婚的年齡,咋結婚?"
          "非法也得結婚,結婚的女人有兩根繩--女人和孩子,捆綁了男人的雙腳,想跑也跑不脫!"
          就這樣我和一個叫瓷女的女人入了洞房。
          花燭之夜,洞房鬧得不可開交時,忽然有人喊:"汝青叔,清涼寺松賢家蓋房,挖地基挖出了青瓷片。"
          那時侯,鬧房的人正在玩一種叫做"壓老堆"的惡作劇。已把新娘壓在最底層,緊挨新娘的是我,然后我的上面還有若干層人。這種游戲主要是鍛煉和測試新娘的耐壓能力,為即將進入實戰的新娘提供一場"演習"
          聽到清涼寺有青瓷片的信息時,我正被壓在新娘的上面,我的上面還壓著若干層的天。我感覺到新娘的那兩座筆挺的乳峰頂著我和我上面的人,真有一股力拔千鈞的氣勢。
          當時,我不知哪來的力氣,突然雙手著地,"吼"的一聲用力掀掉了壓在脊梁上的"千層天"。
          新娘解放了,我逃出了洞房。
          數日后,當我背著一袋青瓷片回家時,看到的是新娘留給我的一封信。
          丁汝青:
          摟著你的青瓷片睡覺吧!"青衣玉女"會給你爹娘生下一個延續香火的小"雞巴貨"

          艷遇的出現是在一天夜里。
          青春的搔動中,除了奔走,我就是靜下心來讀書--有關汝瓷的書。
          那天夜里讀到了宋徽宗趙佶"棄定用汝"的緣由時,奇跡出現了。
          那是午夜十分,一輪新月懸掛在蔚藍色的中天屏幕上,月淡風清,皎潔的銀輝透過窗欞,灑在堆積如山的青瓷片上。瓷片伴著我陪讀陸放翁的《老學庵筆記》:"故都時,定窯不入禁中,唯用汝器,以定器有芒也……"
          此時,窗外突然變天了。烏云吞沒了一輪新月,飛沙走石。陪讀的古瓷片被狂風掀起"噼里啪啦"地脆響。暗幕里我發現有一塊青瓷片精靈般的飛翔起來,她劃著弧光,在書屋里翩躚起舞。
          窗外突然炸響了一聲春雷,風吹云散,新月再現,世界又變得恬淡而柔靜。"叮當"一聲脆響,飛翔的青精靈炸飛了,無數串青色的火花四處飛濺,飛濺的火花中,就跳出一個美妙絕倫的青衣玉女。只見她蛾眉緊鎖,怒目圓睜,酥胸顫動,頤指氣使。
          我正不知所措時,那個青衣玉女發話了。她的聲音蒼老而沙?。?你這個嫩皮娃子,看在你"瓷癡"的份上,才給你指點迷津。你真的相信這陸放翁,葉置這些文瘋子關于皇上"棄定用汝"的屁話嗎?歷史是什么?歷史是裸體的女人,本來是真實的。但卻讓修史立志的文人雅士們按照當局的意志和自己的好惡,給女人穿上了花花綠綠的衣裳,于是女人不將女人,歷史不再真實?,F在我來告訴你:皇上"棄定用汝"的真正原因是為我,為我這個青衣玉女,這是真實的歷史,你別以為這是野史,卻真實的像裸體的女人……
          聽到這里,我眨了眨眼。但眨眼之間那個青衣玉女不見了。只有一塊青瓷片靜靜地躺在我的胸口上,伴著急遽跳動的心律上下起伏。
          我意識到我得到了一塊通靈的瓷片。
          我折起身來,把貼在胸口的瓷片放在手掌上仔細端詳:只見釉面平滑細膩,如同美玉一般,明亮而不刺目,身上呈蟬翼紋的細小開片。我從床頭拿出放大鏡,閉上左眼窺視:只見釉面下有稀疏的氣泡,在光照下時隱時現,恰似晨星閃爍。
          "青如天,面如玉,蟬翼紋,晨星稀……"我喃喃自語:"天青釉,汝官窯器--天青釉!"周身的血液一齊嘩嘩啦啦涌向頭頂,一陣暈眩中那只青精靈仿佛又從瓷片中飛出,劃著弧光在頭頂上盤旋。我把瓷片緊緊地貼在胸前,激動的在床上打起滾兒……
          此后的若干個夜里,我分明看到那只青精靈扇動著翅膀在我頭頂飛翔。在她翅膀扇動出的響聲中,我仿佛聽見了她神秘地訴說。她蒼老而沙啞的聲音,穿透歷史塵封的一道道大門,攜帶著歲月的霉氣,裊裊的向我飄來--

          告訴你,"小瓷癡",我是誰?我是青瓷魂--八百年前唯一的通靈瓷。別看我遍體鱗傷,流落民間,含辱蒙垢,可我曾享受過國寶之榮。那時候宮中御用瓷器是定瓷。汝瓷、哥瓷、鈞瓷的窯主和窯匠們攪盡腦汁都想讓自己親手燒制的瓷器,蹬上大雅之堂,成為宮廷用瓷。為達到這一目的,各窯系之間明爭暗斗,自相攻擊。汝窯名匠嚴和忠厚老成,埋頭煅燒,從不參與窯派之間的爭斗,把全部精力都用到汝瓷的燒制上。熟能生巧,巧能成精,精能通靈。我作為成千上萬件汝窯器中唯一的通靈之瓷,就是在這一期間,一點一滴的采天宇之靈光,一絲一毫的吸大地之精華,在1200多度的高溫中冶煉成通靈之身。
          那是一個風清月白的晚上,嚴和進入冷卻的窯里查看。他鉆進窯門,"撲通"一聲跪下,叩頭祈禱:"火神啊,您快顯圣吧!讓我燒出一件通靈的瓷器,選進宮中,了卻我平生心愿!"。這時我從那件青瓷三羊尊中飛出來,飄落在他眼前,衣袖撫摸著他的白發。他抬起頭看到了我--一個楚楚動人的青衣玉女。短暫的沉寂之后他連忙叩頭不止……待他平靜之后,我才說:"嚴窯匠快送我入宮,我能讓宋徽宗'棄定用汝',包你大功告成。"
          我被放在宋徽宗的書齋里,和里面潔白的定瓷形成了鮮明的對比。由于我遲遲沒有顯靈,嚴和和窯主被關進了大牢。
          我的出現是在一個下午后?;兆诨实壅杌栌畷r,看到一團青光從三羊尊中飛出,像一只螢火蟲在他的頭上盤旋。當他伸手去抓時,那團青光一閃,我從里面跳將出來?;兆诨实郯V呆呆的盯著我,一副十足的饞貓相。當他張開雙臂撲向我時,我向他嬌柔一笑,又隱進了瓷器里,發了瘋的皇帝把青瓷器緊緊抱進懷里,聲嘶力竭的吼叫:"我要你--別躲開我!"
          我躲在瓷器里和皇帝對話。
          "要我不難,請你回答我幾個問題:你身為道君,道教齋蘸時獻給神仙的奏章叫什么?"
          "'青詞'〔青瓷〕趙佶皇帝似有醒悟。
          "何以叫'青瓷'?"
           "太青宮道觀薦告詞文,皆用青藤朱字,謂之青詞。'青紙朱書,以代披肝瀝血之謂也。'肝在五行中屬木,色青,血為紅色,以此表達極端虔誠矣。"
          "道教以青色的紙而不是以普通白紙作為薦告詞文的書寫材料,這說明了什么?"我窮追不舍。
          "說,說,說明了道家對青色的喜好。"皇帝舌頭打著卷說。
          "那你身為道君,就你不喜歡青色嗎?"
          "我、我、我、我當然喜歡。"
          "那么,請看宮廷里你御封的瓷器是什么色?"
          "白、白、白色。"皇帝已徹底醒悟。
           "你再看這汝瓷,清雅素潔,明澈蘊潤,色調單純,樸素大方,質樸含蓄……"皇帝打斷了我的話。 
          翌日早朝,趙佶當著大臣摔碎手里的白瓷茶杯,憤憤地說:"定瓷有芒不堪用,速命汝窯匠嚴和造青窯器"。
          從此,汝窯青瓷器聲名大震,但我卻隱去了嬌容。趙佶懶得寫字畫畫,在幸福的等待和煎熬中期盼著我的出現。但我是神圣的青瓷之魂,我不會因權貴、地位、金錢而玷污我的圣體玉身。不久,金兵入侵,我流落民間,粉身碎骨……

          有了那次艷遇,我對世間所有的女人不感興趣。我在焦渴中期盼著奇跡的再次降臨。然而,只有絮絮叨叨地訴說,她卻再也不肯向我露一次那美麗的嬌顏。日子在幸福的煎熬中一天天逝去。

          一月月,一年年……我在固執的等待著--等待著那個青衣玉女的出現。
          等待是一種幸福,等待是一種煎熬,但我仍在執著的等待著,永遠、永遠……


          通聯:河南省汝州市文聯
          郵編:467500
          電話:0375--6860946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 | 閱讀:
          相關新聞      
          本文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數
          點評:
                 
          評論聲明
          • 尊重網上道德,遵守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各項有關法律法規
          • 承擔一切因您的行為而直接或間接導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責任
          • 本站管理人員有權保留或刪除其管轄留言中的任意內容
          • 本站有權在網站內轉載或引用您的評論
          • 參與本評論即表明您已經閱讀并接受上述條款
          第 1 樓
          * 匿名 發表于 2011/11/25 18:13:54
          guai wen shen qi
          微信掃碼

          咨詢電話

          0375-6977711

          伸进内衣揉捏她的乳尖
          <code id="mxtsq"></code>
          1. <track id="mxtsq"><ruby id="mxtsq"></ruby></track>
            
            
            <pre id="mxtsq"></pre>

                <p id="mxtsq"></p>